BRAVO系列【總編執筆】一生懸命手作真空管機傳奇 OSA-88-2BV MK2


文/ 劉漢盛《音響論壇》總編輯


我會寫這篇音響實戰經驗,緣起於音響論壇381期的Oriole Sound Audio (OSA) FETRON前級那篇文章,看編輯們在公司試裝二部FETRON前級,我相當好奇,於是請編輯把這二部前級,以及OSA-88-1BV綜合擴大機送到我家,我想聽聽看跟379期陶忠豪到惠樺音響器材外燴381期在公司所聽到的聲音有什麼差異?


通常,由於聆聽空間不同、搭配的器材不同,即使同樣的器材也會有不同的聽感。我寫這篇的目的不在於告訴大家哪裡聽的才是正確的聲音,而是要跟大家分享思路與過程。



與眾不同


音響迷都知道台灣有一家真空管擴大機品牌名為Oriole(黄鶯),也都在音響展看過一位滿頭白髮的人在惠樺音響房間默默專注的播放音樂,從房間內的佈置與展出的東西,可以隱隱感受到這是一家與眾不同的音響廠家。想要了解惠樺音響,就要先了解主其事者陶怡緯,也就是滿頭白髮的那位先生。



陶怡緯是台北工專電子科班出身,從小在父親創立(1958年)的協誠電業打滾,父親的公司從事Hi Fi音響貿易、無線電器材進出口,還有高週波機器,耳濡目染之下,他對真空管特別有興趣。在還沒創立惠樺音響之前,陶怡緯曾去馬來西亞養過蝦,回台灣後研發鑽石研磨機,後來又接手父親的高週波熱處理機製造,晚上幫人修理真空管擴大機。


2008年終於熬不住對音樂與音響的高度熱愛,這才創立惠樺音響,白天做高週波熱處理機,晚上手工做真空管擴大機Oriole。2016年12月他把音響事業暫時停下,跑去開了一家「三加八冰果花園」,2018年8月結束冰果花園,又回來做音響到現在。


熬八小時去蒂頭


三加冰果花園註定要失敗,為什麼?因為一切要求最好。雖然只是家冰果店,但店中三十幾種配料竟然都是自己做的,不是去外面批來的。都要自己做也還好,許多老招牌店家也是這樣做,但陶怡緯卻龜毛到連花生的蒂頭都要一個個摘掉,那可比摘蓮子心還費工,您想想那要花多少時間?但他說蒂頭是黃麴毒素的來源,一定要去掉。摘完小蒂頭,還要連續熬煮8小時,天啊,這只不過是花生配料而已啊!


https://www.facebook.com/38threepluseight

不僅如此,連簡單的仙草也是自己買草來慢火熬煮12小時。紅豆也要用萬丹的,先炒出香氣,再熬煮3小時。甚至連冰塊都是自己以美國Everpure淨水器過濾之後的水來製冰。以這種絕對龜毛的態度面對消費者,陶怡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但對不起新台幣,在成本居高不下的情況下,即使客人絡繹不絕,這家冰果花園還是入不敷出,最後無奈熄燈,總計虧損了三百多萬台幣。


對了,為何店名三加八?因為紅豆要熬煮三小時,花生要熬煮八小時,所以名之。總計三加八冰果花園先是從永吉路2016年12月10日開始試營運,一直到後來搬到饒河夜市,在2018年8月26日,賣完最後一鍋(第99鍋)以低溫慢火熬煮的黑糖漿後宣告熄燈。結束三加八冰果花園之後,陶怡緯又回到真空管擴大機工作檯前,默默的為識貨者逐個焊點打造出精美的OSA真空管擴大機。沒錯,每部OSA真空管擴大機都是陶怡緯獨立完成,沒有假手他人。


追求完美


了解這個人的個性之後,您就能夠瞭解為何惠樺的真空管擴大機是那麼與眾不同。其實凡事追求完美只不過是陶怡緯不可救藥的個性而已,光是這樣還不足以凸顯他音樂的熱愛。他跟少數國外名廠設計者一樣,熱愛音樂,收藏很多音樂出版品,還經常跑音樂廳。更難得的是為了能夠擁有良好的聆聽環境,他自己設計、花費巨資打造一個聆聽空間名為金龍廳。像這樣的真空管擴大機製造者,您說全世界有幾位?


目前,OSA的前級有三部,包括採用FETRON真空管可換的Rose與Phantom,這二部售價都是15.8萬。此外還有一部1BV(Bravo系列)前級,售價38萬。


而在純後級方面只有一部,那就是單聲道的88P-MONO-100,一套售價138萬,陶怡緯已經著手準備推出更大瓦數者。


另外,綜合擴大機是惠樺的主力,共有三個系列,最便宜者是Family系列,共有300B、2A3、5881三型,售價都是13.8萬;再來People系列有二型,20與50;Bravo是最貴的,有三個型號,都採用KT88功率管,所以型號都有88字。


其中1BV MK2售價38萬,2BV MK2售價58萬,3BV售價72萬,到底這些不同等級、不同售價的機種有什麼不同呢?機箱大小厚薄不同、用料不同、變壓器也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都由陶怡緯一個人一個焊點一個焊點構成。


費工的機箱


惠樺擴大機箱屬於老派美學的設計,表面上看起來不起眼,好像跟人家整塊鋁塊切出來者差很遠。其實,這個機箱的製造工序比起鋁塊削切要費工很多。以下引用惠樺的文字:


「OSA的每一個機箱為何能保持數十年如新,烤漆前的作業更是顯得重要,從取材、雷射、去雜料、植釘、折邊折扣、再植釘、低溫焊接、打磨、再焊接、研磨、抛光、噴砂、酸洗、烘乾、補土、底漆、研磨、色漆、烘烤、架版印刷、烘烤,這才算是基本完成了。

接下來就輪到細部抛光了,白白的那罐其實就是「面霜+磨料粉」,仍然要將烤漆的較粗毛細孔微小化,然後再推上一層奈米級的蠟(姑且稱之為「蠟」好了),噹噹,這樣就完成了,也累翻了,總算可以開始裝機囉!」

有所堅持


看到這會讓人頭昏的機箱工序,或許您會問:為何不乾脆就用鋁塊削切呢?削切成型之後再鍍成黑色不是一樣漂亮嗎?我猜,那個真空管保護罩無法用鋁塊削切、那幾個變壓器外罩也不需要用鋁塊削切,而面板早已是鋁塊削切。所以,真正需要用鋁塊削切者其實只有底座而已。但是底座內需要安置搭棚線路與零件,必須保留最大空間,如此一來,使用鋁塊削切底座也就沒有必要性了。


順帶提醒,為何面板要採用厚達35mm的鋁塊削成弧形?惠樺認為這樣的面板可以抵抗細微的震動。


這是2BV MK2的外觀,乍看好像沒什麼?但要把機箱處理得那麼堅固與細緻,內中藏了非常多細節。

惠樺真空管擴大機的機箱因為做工精細,而且有玫瑰與蝴蝶的鏤空雕刻,看起來很典雅。尤其那個真空管保護罩,製作不僅費工,而且耗時,成本很高,但為了保護用家與真空管,惠樺還是不惜成本投資。陶怡緯說,有一位客戶在地震時喇叭倒下,撞擊了惠樺的真空管機,幸好因為有這個堅固的保護罩,所以擴大機絲毫無損。


NOS元件


不過,若與內部所採用的元件相比,機箱就不是那麼獨特了。為什麼?因為機箱可以不斷複製,但內部使用的許多NOS(New Old Stock)元件卻用掉一個少一個,因為那些性能優異的元件早已沒有生產了,現在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這是2BVMK2的內部,搭棚佈線遵古法製造,全是陶怡緯一個人手作,一個月生產不了幾部。

惠樺的真空管擴大機到底採用那些NOS元件?例如Sprague軍規油質電容器,高容值、高耐壓的液態鉭質電容器、軍規精密線繞電阻(誤差0.1%甚0.01%)、GE軍規鉭箔電容等等。其中有一種名為Sprague Orange Drop(橘滴)715P電容,因為非常重要,而且現在買到的已經不是以前那種品質,所以惠樺還特別訂製。


這種電容以前會好聲的原因是外部裹了一層厚厚的橘色環氧樹酯,厚到部都出現凸起的棱線,有很好的避震效果。但是要做出頂部凸起的稜線,必須反覆浸泡環氧樹脂多次,乾了再浸泡,非常耗時,所以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715P了。


為了複製這種電容,惠樺找到以前曾經生產過的廠家,訂製有凸起棱線的715P,目前已經開發了二十幾種不同規格的這類電容,您只要看上面打OSA字樣的就是惠樺自己訂製的電容器。老實說惠樺的真空管擴大機產量並不大,但卻肯花錢訂製電容器,可見真的有心。


遵古法手作


採用NOS元件之外,惠樺真空管擴大機除了Family與People採用印刷線路板與搭棚混合之外,最頂級的Bravo系列則採用板上搭棚作法,也就是在PC板上使用單芯線或絞線做實體導線,PC板只不過是用來支撐固定元件已。拿實體導線跟銅箔相比,實體導線傳導電源或音樂訊號的能力當然會更優。


Sprague軍規油質電容器,高電容值、高耐壓的液態鉭質電容器、軍規精密線繞電阻(誤差0.1%,甚至0.01%)、GE軍規鉭箔電容等,都是惠樺的真空管擴大機採用的珍貴NOS元件。

真空管擴大機最重要的就是電源變壓器與輸出變壓器,還有電源的Choke,這幾個以線圈繞的元件如果性能不佳,就算用料再補也功虧一簣。惠樺的變壓器長期與國內品質掛帥的堅新吳先生合作,特別為惠樺量身打造變壓器。認識堅新吳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浸淫變壓器領域數十年,他那固執的脾氣有時會讓人受不了。或許就是這種擇善固執的脾氣與陶怡緯氣味相投,所以才會接下惠樺的單子。


板上搭棚作法,也就是在PC板上使用單芯線或絞線做實體導線,PC板只不過是用來支撐固定元件而已。

由於惠樺要求的鐵芯材料與堅新常用者不同,所以惠樺有一段時間乾脆自己進口鐵芯材料讓堅新加工。鐵芯有二種,一種是鎳合金鐵芯,一種是HiBi矽鋼片鐵芯,用過一段時間之後,陶怡緯發現鎳合金鐵芯反而比較容易磁飽和,所以現在大部分採用0.18~0.21mm厚度的矽鋼片(一般是0.35mm)。您知道一個變壓器平均成本大約多少嗎?說出來你會嚇一跳,大約6萬台幣。


鋯石燈有如鑽石


變壓器是重要元件,花大成本確保品質是應該的。不過您可能沒有留意到,OSA面板上那顆小小的電源指示燈也跟別人不一樣。這個電源指示燈不是常見的紅色LED,而是鋯石鑽(Zircon,鑽石硬度10,鋯石硬度6~7.5),這個鋯石鑽磨出57個面,出現所謂八心八箭的複雜折射,細看很漂亮。您看,連這麼細微之處怡緯都想辦法做到盡善盡美,不由得讓人對OSA的產品產生高度信心。


了解惠樺音響陶怡緯這個人之後,讓我們回頭來看看這次我在家裡所聽的OSA-88-2BV MK2(簡稱2BV MK2)綜合擴大機,以及二部FETRON前級。如果這二部FETRON前級不算,惠樺事實上只有一部前級與一部後級,其餘產品都是綜合擴大機。


我猜這可能是為消費者經濟支出著想的作法。否則,把綜合擴大機改為後級易如反掌,惠樺毫無困難可以推出許多後級,至於FETRON前級,那是特別設計的。


這是FETRON切開看到的內部。

可耐用100年


有關FETRON這個元件,《音響論壇》379期381期在寫FETRON前級時就曾經詳細介紹過,在此我只略微提到。FETRON是Teledyne公司1967年開始生產來取代真空管的固態元件,它的接腳跟真空管一樣,但是內部是以二個JFET做串疊,這種元件是為了取代戰機上真空管的笨重與高熱,同時也要用在電話交換機上取代真空管。可惜因為晶體技術進步很快,FETRON很快地就失去它的使用價值,以至於這種當年高端技術高成本所做出來的元件失去立足點,很快就消失。


這是以FETRON當主元件的PHANTOM前級。

但是,由於FETRON對性能要求很高,所以裡面都是用黄金做的,包括接線、線路板等,接腳與底座鍍金,使用壽命設定100年。這種傳說中的珍貴元件惠樺陶先生因緣際會拿到一些NOS,做成幾部數量有限的前級,這部前級可以使用FETRON,也可以用傳統小管子,等於是一部前級可以擁有二種聲音(晶體與真空管),即插即用。


這樣的前級非常稀罕,擁有這樣的前級也可說是音響史的見證。目前惠樺已經推出Rose與Phantom二部FETRON前級,未來還有二部即將推出,總共會有四部。為何會有四種FETRON前級呢?因為惠樺手中的FETRON有幾種不同的型號,每種聲音特性多少都會不同,所以分別做出四種型號。



這是ROSE(上)與PHANTOM(下)前級的內部。

有自己的聲音特色


每一家擴大機廠商,都會因為線路設計、採用元件,以及主其事者對聲音的偏好,而製造出聲音特質完全不同的擴大機,就好像每個人的嗓音不同一般。舉個例子,德國MBL、Burmester、Accustic Arts三家擴大機的聲音特質就完全不同,您能說哪家才是對的?哪家才是真正的中性無染?再舉例,惠樺的真空管擴大機跟Audio Note真空管擴大機的聲音特質也完全不同,惠樺傾向剛性中性,而Audio Note較軟調,而且有種他家特有的音色,你說哪家的聲音才對?


在此我要解釋,所謂剛性不是聲音很硬,很尖銳,很刺耳,而是清爽快速、乾淨直接的調性,依照錄音的原汁原味,該柔就要柔,該剛就要剛。


例如用2BV MK2聽香港所錄製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Wilson NG指揮Ensemble Omnia Hong Kong)Riderelli版時,2BV MK2就顯出樂器本身的柔美特質,無論是弦樂或管樂聽起來都是溫暖柔美的。



而聽Aylen Pritchin所演的「Pieces Pour Violin」(AD Vitam唱片)小提琴獨奏時,小提琴剛柔並濟的美感與撫媚、木頭味表現得淋漓盡致。


訂製電容器


為何我會舉Audio Note來跟惠樺為例呢?因為這二家真空管擴大機的主其事者對使用元件方面都有異於常人的堅持。Audio Note的Peter Qvortuop從日本Audio Note(後改名為Kondo)處學得元件的重要性,所以雖然箱體外觀有如土炮,但內部元件的品質卻是一等一的,而這些元件也就決定了Audio Note的獨特聲音。


例如原本Audio Note使用日本Rubycon製造的Black Gate電解電容,後來Black Gate在2006年停止生產,Peter Qvortuop為了找到類似的替代品,不惜花費重資,跑去跟Rubycon談合作,研發出快晴(Kaisei)電解電容。這個電容器的身上就印著漢字「快晴」,由此可見Peter的日本情節。


而惠樺陶怡緯為了已經找不到上述的Sprague凸棱Orange Drop電容,乾脆自己去找台灣以前有代工Sprague電容的廠訂製,這跟Peter堅持要找到Black Gate類似的聲音在心態上是一致的。


當然,惠樺以NOS元件來製造真空管機也是一樣的思維,這些在1980年代或更早以前所生產的元件很多是軍規的,或為音響器材而生產,性能卓越。而現在所生產的電子元件大多是為了3C電腦產品的需要而設,其聲音表現在陶怡緯耳裡是不夠格的。


50瓦50公斤


由於惠樺後來又送來一部2BV MK2,把原本的1BV綜合擴大機拿回去,於是我就乾脆以2BV MK2為重點來寫這篇音響實戰經驗。2BV MK2是每聲道輸出50瓦的綜合擴大機,使用Genalex Gold Lion KT88功率管四支、Tung Sol 6SN7四支,Sovetek 5AR4(整流管)一支。電源採用Choke(扼流圈)濾波。電源變壓器、輸出變壓器與Choke都是堅新製造。


這是2BVMK2的外觀,乍看好像沒什麼?但要把機箱處理得那麼堅固與細緻,內中藏了非常多細節。

2BV MK2的輸入端只有RCA端子,共有四組。面板上最左邊是電源開關,再來是音量旋鈕,最右邊是輸入切換選擇,這三個旋鈕都統一採用一樣的,看起來相當漂亮。


這是2BVMK2的背板。一共有4組RCA類比輸入端子,喇叭端子有4、8、16歐姆三種阻抗。

2BV MK2的外觀就是最傳統的真空管擴大機模樣,線路全部藏在底座內,底座上排列著一個電源變壓器、二個輸出變壓器、一個Choke,以及那些真空管。功率管與輸入、驅動管都被一個罩子保護著,整流管另外還有罩子,十分安全。


雖然每聲道只有50瓦,但因為使用的變壓器份量十足,所以2BV MK2的重量達到50公斤,比起一般幾百瓦的機體積還重。


喇叭搭配很重要


到底部重達50公斤、但輸出功率卻只有50瓦的真空管綜合擴大機有什麼能耐呢?其實,擴大機輸出多少瓦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您所搭配的喇叭靈敏度,以及這部擴大機的電源供應能力。


如果喇叭靈敏度高達95dB以上,即使擴大機輸出只有5瓦、10瓦,聽大部分音樂也都可以滿足,如果喇叭靈敏度只有83dB或86dB,即使是100瓦也嫌不夠。此外,擴大機的輸出功率可以用公式來計算,只要有輸出端的電壓與喇叭負載阻抗,就可以算出輸出功率是多少。


但是,這種功率計算是靜態的,而音樂訊號是動態的,尤其當大動態音樂訊號持續出現時,擴大機的電源供應能力就顯得非常重要。所以,為何Accuphase擴大輸出功率都標示很低、但機身重量卻幾十公斤,這些重量就是來自電源供應線路。有了強的電源供應,大動態音樂才能盡顯。說了半天,我的重點是:不必在乎2BV MK2只有50瓦,要看它到底能否將大型弦樂表現得淋漓盡致。


各有聲音特色


在家裡聽2BV MK2時,我Wilson Audio Sasha DAW、AER Momentum,以及DynamiKKs! Monitor 10.15。Sasha DAW靈敏度91dB,後二對喇叭的靈敏度都是95dB,以2BV MK2來驅動這三對喇叭,可說易如反掌。不過,器材的搭配很重要,這三對喇叭在2BV MK2的驅動下,實際上發出的聲音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只聽一對喇叭,其實那是擴大機加喇叭除以2的聲音。聽過三對喇叭的搭配,把它們一樣的聲音特質挑出來,那就是2BV MK2的聲音特質。


剛性之美


到底2BV MK2的聲音特質有哪些?生猛有勁彈跳,透明無隱直接,反應快,尾音短,乾淨,低頻紮實不軟,活生活潑,樂器人聲線條形體飽滿,音場寬廣,管弦樂內聲部層次分明。例如聽Jacques Lossier Trio Plays Bach第四軌、第五軌時,鋼琴跟套鼓的反應簡直就是電光石火,狠勁十足,沒有一絲虛軟拖慢。



聽山本剛的「Live at Jazz is」時,整體音樂呈現清晰火熱的反應,鋼琴的泛音豐富、Bass硬調扣彈反應快,沒有肥肉,套鼓爽脆,腳踩大鼓噗噗聲硬調短促,現場味道很足。


聽David Foster那張An Intimate Evening第七軌時,女歌手中氣飽滿聲震屋瓦,2BV MK2唱起來一點都不腳軟,根本不會想到它只有聲道50瓦。


威猛乾淨


而聽曾耿元那張In Concert Vol.1第四軌、第五軌時,小提琴柔婉的聲音,細緻晶瑩的鋼琴伴奏又表現出2BV MK2中性的美聲,琴音不會太軟,也沒有特別的色彩,聽起來是很中性的。再來聽劉達所錄製那張「喝采」,第一軌中國大鼓讓我聽到非常清楚的空間感,還有

空間中的細微尾音、聲音細節,那是很大又很透明的空間感。



而大鼓呢?威猛十足,非常乾淨、控制力絕佳,絕對不是渾渾的鼓聲。第五軌「展覽會之畫」讓我聽到2BV MK2在層次感方面的絕佳表現,那麼強勁的音樂演奏,那麼複雜的銅管木管弦樂還有鼓聲,2BV MK2通通都能清晰分拆,讓我聽到非常多的樂器聲音,這是一般擴大機無法做到的。


用2BV MK2聽海飛茲演奏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時,老錄音竟然也能夠那麼清晰,管弦樂聽起來清晰無比。而海飛茲那把琴不是冷冽單薄的,而是剛柔適當、婉轉活生有彈性的。


或許您看我前面說2BV MK2的聲音是傾向剛性的,就以為聽起來會生硬刺耳。其實所謂剛性是指沒有刻意的柔化,音樂該有的剛強勁道不打折扣,而該柔的地方也不會變得生硬。


事實上要做到剛性又好聽很難,這是比較接近原始錄音的表現。大部分擴大機會因為相位失真、暫態反應上升時間不夠快、而把音樂柔化了,而且樂器線條形體也容易開,這種比較的失真反而讓人誤以為柔美好聽。


再來聽Anne Bisson那張「Blue Mind」第六軌,我發現2BV MK2讓人聲與樂器的聲音都變更凝聚飽滿,更清晰,鋼琴、小鼓、Bass都表現出很好的彈性與活生感,Anne Bisson的嗓音形體不會暈開,聽起來清爽又溫暖。


中性無隱


聽Msssimo Farao Triosk那張French Love Songs第九軌時,爵士三重奏的伴奏清爽活生,女歌手嗓音帶著薄薄的磁性,顯得很特殊,跟Anne Bisson的圓潤溫暖完全不同。


從「Blue Mind」與這張爵樂三重奏的巨大錄音特質差異中,也可以了解2BV MK2的中性,否則無法反映出二張CD那麼大的錄音反差,不過這二種錄音特質都很好聽。



聽傑利畢達克指揮慕尼黑愛樂的莫札特第四十號交響曲時,2BV MK2又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音響風貌,那是厚實又細緻柔美的聲音,就好像我們看一塊台灣檜木,木頭厚實又散發出香氣,而肉眼可以看到檀木那漂亮細緻的紋理。2BV MK2就是這樣,既能把厚實的管弦樂表現出來,又能在管弦樂中聽到絲絲縷縷,那是很美的感受。


大提琴特別迷人



聽Harmonia Mundi唱片那張大提琴與鋼琴Complices演藝,2BV MK2唱出的大提琴聲音內斂又溫軟,感覺既寬鬆又密度很高,這是很真實的大提琴聲,沒想到2BV MK2唱出的大提琴竟然是那麼的柔美。


再把那張Dorian的「猶太大提琴」找出來聽,大提琴一樣是那麼的內斂溫暖柔美,而且擦玄嘶嘶質感很真實,真的可以用「濃情密意」來形容此時的聲音。



難道這就是中毒嗎?


卡拉絲的嗓音用2BV MK2唱起來會如何?我聽「Mad Scenes」,沒想到卡拉絲的嗓音竟然是飽滿的,不是單薄的,而且嗓音特質一點都沒被扭曲,那是很難用言語形容的聲音特質,辨識度很高,不會跟其他女歌手相混。最後隨手拿出Shirley Horn那張「May The Music Never End」,這位爵樂女歌手的嗓音與卡拉絲又是巨大的反差,低沉寬廣又帶著濃濃磁性的嗓音好像砂紙一般,音像又特別龐大,包括人聲、伴奏樂器都是這樣。


如果光用2BV MK2聽這張唱片,您會以為2BV MK2的聲音特質就是這樣:低頻濃厚、樂器人聲形體龐大、聲音有特別味道。


如果同時把Shirley Horn、Anne Bisson、卡拉絲、Msssimo Farao Trio那張French Love Songs同時播放做比較,聽到四種完全不同的音響特質之後,您才會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中性啊!



聽慣2BV MK2之後,如果換上別的擴大機,您會有好像音樂的暫態反應變得慢些了、樂器形體與線條變得柔化些了、明感變得暗些了、勁道變弱些的感覺,難道這就是中毒嗎?



代代相傳的真空管擴大機


購買惠樺音響的擴大機,買的不僅是聲音表現,更多的是買惠樺對音響的堅持與夢想。我曾問設計師陶怡緯,做真空管擴大機這十幾年來到底有沒有賺錢?他苦笑回答,嚴格說來沒有賺錢,即使小賺也都壓在機箱、變壓器、訂製電容器等的庫存上面了。


只是因為手邊有那麼多珍貴的NOS元件,這些元件都是音響黃金時代所留下來的,所以他想要利用這些珍貴的NOS元件做出他心目中可以代代相傳的真空管擴大機。


的確,只要您有拆過惠樺音響的真空管擴大機,看到裡面的作工與用料,就知道手工焊製一部擴大機要花那麼多時間,賣的數量又那麼少,價格又不是很高,頂多就是賺工錢而已。


我也問過陶怡緯,開冰果店賠錢,做真空管擴大機又沒賺錢,那麼他靠什麼維生?陶怡緯笑笑,說他的生活很簡單,沒有花什麼大錢,這段疫情期間,他總共也才用了二個口罩,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做擴大機。


或許,當陶怡緯不再製作擴大機時,他這一生懸命數量有限的手作真空管擴大機可能會成為傳奇。


延伸閱讀:

OSA-FETRON-PHANTOM 匠人魂、臺灣心 陶怡緯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