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執筆】人間獨有傳奇之聲 Shakespeare 莎士比亞 FETRON前級

更新日期:1月 5

惠樺音響(Oriole Sound Audio)是一家很有信念的擴大機工作坊,主其事者陶怡緯堅持真空管、堅持線路板固定元件搭棚、堅持盡量採用NOS元件,堅持每部機器都由他親手完成,甚至堅持機殼外箱的精細作工。


不管您喜不喜歡他家擴大機的聲音,但這種堅持,不正就是Hi-End精神的最佳寫照嗎?最近一年惠樺音響推出以FETRON所製作的前級,這次的「莎士比亞」就是所謂的「秋」,也是唯一一部蘋果金外觀的FETRON前級。


焦點: 1、採用FETRON可以跟真空管直接替換。 2、内部80%以上採用NOS元件。 3、線路設計極簡。 4、聲音大器開放、飽蘊能量、音場寬深。

惠樺音響(Oriole Sound Audio) 的FETRON系列前級最早推出的是「序曲」,再來是Rose,也就是「春」,再來是Phantom,也就是「夏」。2020年9月TAA圓山音響展時,惠樺推出莎士比亞,也就是「秋」,目前僅剩下冬還沒有現身。


到底惠樺會給冬什麼名字呢?目前還不知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序曲、春、夏、秋、冬每一系列都有它們自己的聲音特色,因為我已經聽過春、夏,還有現在要寫的秋。


春夏秋冬四季不同


為何同樣使用FETRON這種元件,但序曲、春、夏、秋的聲音特質卻不同呢?這很正常啊!那麼多晶體前級,它們也都是使用JFET 當元件,但每一個品牌的聲音也都不同啊!就算同一品牌,不同型號的聲音也不同!沒錯 ,FETRON只是主要的放大元件,但是因為FETRON的型號有多種,每種都要搭配不同的周邊線路,所以春、夏、秋聲音特質不同也就理所當然了。


我知道您現在一定想問:春、夏、秋這三部,哪一部聲音比較好?我的答案是:這三部FETRON前級並沒有高下之分,只有聲音特質略為不同而已。所以,無論您選哪一部都沒關係。何況,序曲、春、夏、秋因為元件數量的限制,都分別只製造十幾部而已,當您看到這篇評論時,說不定序曲、春與夏都已經賣光了。


對了,冬雖然也是使用FETRON,不過並非Teledyne所製造,而是Western Electric所製造的類似產品Hybrid Integrated Networks (HIN)。


莎士比亞背板上有三組RCA輸入端與一組RCA輸出端,還有一個燈絲開關。

FETRON前世今生


FETRON是美國Teledyne Semiconductor在1972年推出的產品,名稱由FET+electRON而來,這是一種FET,封在一個金屬管中,腳座跟真空管一樣,可以直接插入原本的真空管管座中,取代真空管的工作,體積大約直徑15mm,高度25mm。


Teledyne Semiconductor是美國Teledyne集團的子公司,創立於1958年,母公司的業務包山包海,包括保險業、鋼鐵業、電子業等。當初他們成立Teledyne半導體公司的目的是要發展JFET (Junction Field Effect Transistor),不過卻因緣際會,推出一款可以直接替換真空 管的固態元件,稱為FETRON。


FETRON產生的背景是晶體元件不斷推出,相關業界需要將真空管設備改為晶體設備。問題是當時晶體設備昂貴,想要全面置換要花一大筆錢,於是FETRON應運而生。它可以使用現有的真空管腳座,採用一樣的供電,只要把原本的真空管拿掉,插入FETRON即可。如此一來可以節省大量的換置費用,又可以獲得固態元件的好處。


於是,當時的電信業、航空業、軍事工業設備大量更換FETRON,由於FETRON幾乎都是應用在專業領域,耐用成了非常重要的要求,所以FETRON裡面才會使用純金箔金線、鍍金腳等,宣稱耐用超過100萬小時,使用年限100 年。


莎士比亞所使用的變壓器是惠樺訂製的,内中元件有80%以上是NOS元件,還有惠樺自己訂製的電容器。

FETRON剛開始時設計用來與五極管與雙三極管相容,後來也慢慢擴展到其他真空管用途。它的内部包括一個或多個JFET串疊、保險絲、R/C網路。這種用在FETRON中的的JFET也使用在飛彈上。


由於必須保證性能,所以保險絲是鉭質(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玻璃管保險絲,是二級之間以鉭相連,做為過荷保護)。容器則是用鍍鎳金屬,將上述零件密封,整個外殼負責散熱。組裝 FETRON時必須在非常乾淨的環境中,就好像我們現在所說的無塵室。


除了Teledyne Semiconductor之外,Western Electric也有生產類似的元件,不過名為Hybrid Integrated Networks (HIN)。


FETRON的好處


FETRON比真空管優異的地方有:第一、提升表現能力,而且壽命長達100年;第二、降低維 修真空管設備的成本;第三、降低真空管設備所需要的大量冷卻系統,同時也降低了成本;第四、省電,因為去除了真空管的燈絲耗電,耗電不到原本真空管的一半;第五,去除真空管的麥克風效應;第六、Miller Capacitance可以降到最低;第七,可以降低雜訊;第八、擁有更高的增益;第九、可以降低失真大約15dB;第十、耐壓可達300V。至於體積與重量, FETRON與真空管相差不多,並非置換的目的。


莎士比亞內部除了電源供應占了很大的部分之外,音樂訊號放大線路讓音樂訊號能夠經過最少元件直通。


精密線繞電阻


了解FETRON的出身之後,我們再來看另外一種用在惠樺FETRON前級上的關鍵元件,那就是精密線繞電阻(線繞電阻不一定都是精密等級)。或許您看到這個名稱,會嗤之以鼻,說線繞電阻有什麼好精密的,現在的電阻都可以用雷射切割,也可以用真空濺鍍技術來生產,精度甚至可以達到+/-0.01%。沒錯,用在醫療級設備或儀器上的電阻可能會用到0.01%誤差的電阻,不過我們音響器材上所用的電阻通常都是1-10%誤差值的產品。而惠樺用在FETRON前級上的精密線繞電阻精密度是0.02%,而且這是1970-1980年代所生產的,夠厲害吧!


惠樺用的這種精密線繞電阻不僅誤差值極小,而且是無電感的,這才厲害。無電感?既然是用漆包鎳鉻線去繞製,就等於是一個電感了,為何會說是「無感」呢?這是因為繞線時要正反繞四次來抵消電感,所以稱為無感電阻。這種精密線繞無感電阻可以將誤差值做到0.01%以下,很厲害。就算今天的Vishay所生產的線繞電阻,其誤差值也還有0.05%。不過我也查到美國Riedon可以生產誤差值低到+/-0.005%的線繞電阻,的確厲害。


這是莎士比亞內部所使用的惠樺自家訂製電容。

耐用2萬次


惠樺的FETRON還有一樣秘密武器,不過這樣東西在春與夏中是沒有的,只有用在秋的莎士比亞上面,那就是Honeywell的扳手開關,也就是電源開關。咦?這種開關不是很古老很普通 的開關嗎?有什麼好說嘴的?您有所不知,這個Honeywell開關可以開、關超過2萬次,不僅裡面接點是銀塊製成,而且還是密封防水的。此外,這個開關有安全鎖,要扳動前必須向前拉出才扳得動,這是為了預防不小心碰到,將開關打開或關閉。試想,如果是在戰鬥機上不小心碰觸到開關,那該有多危險。為何要耐用2萬次呢?因為是用在軍事用品上,包括U2偵察機上都用這種開關。


FETRON、精密線繞電阻,還有可以用2萬次的電源開關都是軍規品,或專業領域用品,但惠樺卻拿來用在前級身上,使用這些軍規元件會讓聲音表現更好嗎?我們不可能將電源開關用超過2萬次,我們也不可能活得比FETRON壽命還長,音響器材老實說也不需要用到誤差值0.02%的電阻。但,這一切都代表惠樺的Hi-End精神。


這黄色成形的東西就是所謂的丸球線繞電阻,那個金屬容器就是FETRON。莎士比亞每聲道用了五個線繞電阻,其中三個在線路板上,另外二個隱藏在線路版的背部。

NOS或自製


莎士比亞所使用的電容是NOS (New Old Stock)電容與惠樺自己訂製的電容,音響迷都知道電容影響聲音的特性甚鉅,惠樺用了ROE電容(NOS),此外還有因為已經買不到而自己訂製的Sprague橘色電容。或許您會奇怪為何惠樺會堅持使用幾十年前生產的NOS元件呢?道理很簡單,幾十年前還沒有電腦IT工業,當時的電阻電容被動元件都是為音響或「耐用」的電器而設計。


而且當時環保法規沒有現在這麼嚴格,許多能夠好聲的材料被用在電容器上,現在這些材料 已經禁用,所以也無法做出跟以前一樣的聲音。現在的被動元件廠的生產目標幾乎都是為IT 工業而設,而且產品的使用年限設定得很短,這樣的電阻電容被動元件在聲音再生的表現上 很難跟幾十年前的被動元件相比,這就是為何惠樺一直堅持使用NOS元件的原因。


除了上述四種軍規元件之外,惠樺的前級還有一種作法也一定要說,那就是搭棚。不過,惠 樺不僅是搭棚而已,而是利用印刷線路板來固定元件,而元件與元件之間的連接採用搭棚作 法,如此一來元件固定得更穩固,也降低震動的可能。在線路板正面看到的是元件固定在板 子上,翻開板子才能看到原來搭棚的配線是在底部。


秋天的色彩


莎士比亞的外觀大小跟前面幾部FETRON一樣,不過顏色完全不同,這次不是黑色,而是蘋果金色(陶怡緯強調非香檳金)。陶怡緯說因為是秋天推出,蘋果金是秋天的色彩,如田野稻浪隨風搖曳的金黃。也因為這種蘋果金擁有文人氣息,所以給予莎士比亞名稱。這種蘋果金是先在金屬箱體上噴金沙,等乾了之後再做硬烤漆,所以外觀看起來有一層金黃色厚度。如果不是刻意碰撞,這種漂亮的烤漆可以維持很久。


面板上左邊是Honeywell安全撥桿電源開關,再來是音量旋鈕與輸入切換,那個電源指示燈是鋯石鑽(Zircon,鑽石硬度10,鋯石硬度6-7.5),這個鋯石鑽磨出57個面,出現所謂八心八箭的複雜折射,細看很漂亮。輸入切換開關多設一個空檔,當您要換線材時,轉到這個空檔,不必關機就可以插拔訊號線,不會產生砰聲。


來到背板,全部都是RCA端子,擁有三組輸入端與一組輸出端,還有一個真空管燈絲開關, 這是給將FETRON換成真空管時使用,扳手向上時是On,也就是打開燈絲供電。如果在使用 FETRON狀態下,這個開關是沒作用的。

這就是莎士比亞所用的安全電源開路,耐用2萬次,而且有安全設計,防止不小心碰到誤觸。

線路極簡


打開厚厚的頂蓋,可以看到裡面很整齊的分為三部分,最前面就是FETRON線路,中間是輸入級,最後面是電源供應。莎士比亞採用純A類設計,內中80%採用NOS元件,每一個元件都 是精挑細選配對,甚至用了珍貴的丸球線繞電阻。屈指算算,每個聲道在表面上可以看到的 線繞電阻是三個,另外二個在線路板背面,所以二個聲道總共用了十個線繞電阻。整部機器 中所使用的元件並不多,其實這就是真空管機的優勢之一:音樂訊號經過最簡單的線路架構、最少的元件,保留了最完整的原音。莎士比亞雖然是FETRON前級,事實上跟真空管前級是一樣的。


惠樺的FETRON前級系列中,序曲、春、秋為JFET推動JFET架構,陶怡緯說聲音屬於浪漫派。而夏則是JFET推動MOSFET架構,聲音表現被陶怡緯歸類為寫實派。序曲、春、秋使用的FETRON編號為TR1008,唯有夏使用的是TR1018。即使同樣使用TR1008 FETRON,但是因為Idss值(JFET在正常工作下所能得到的最大電流值)高低不同,所以必須在線路與元件上做調整,這也是這四部FETRON內部都略有不同的原因。在這四部FETRON前級中,第一系列序曲所選的是低Idss值者,春選的是高Idss值者,而莎士比亞選的則是中Idss值者。請注意,Idss值的高低與FETRON品質的優劣無關,只是聲音特質會有所不同。


這就是用在飛機上的板手開關,可以耐用2萬次。

80% NOS元件


在最前端的二塊(左右聲道分離)線路板上,可以看到一個FETRON插在真空管脚座上,旁邊有二個黃色丸球線繞電阻,橫躺還有一支線繞電阻。這個FETRON可以直接拔出換上5670、 5654等雙三極管。換上真空管,聲音聽起來當然會有所不同,所以這部前級等於是可以讓您 聽到二部前級的聲音,這是其它前級所無法辦到的。


聆聽莎士比亞的場地在我家開放式大空間,我利用莎士比亞替代平常使用的Spectral DMC 30SS前級,直入ATC SCM100 ASL雙主動式喇叭。如此一來可以跳過外接後級,並且具有主

動電子分音的優勢,更能清楚展現莎士比亞的原音。而在搭配的數位訊源上,經過比較,emmLabs比較不適合剛性的莎士比亞,所以採用比較柔性的Weiss DAC 502 ·至於CD轉盤則是用emmLabs TSDX SE。


在此稍微解釋什麼是剛性?什麼是柔性?如女人般溫柔婉約的個性就是性,如男人般雄壯具有英雄氣概的就是剛性。柔性與剛性並不代表好或壞,也不代表聲音遲緩無力或尖銳刺耳。通常剛性的器材如果都湊在一起,可能會讓人覺得「過於」剛性;同樣的,柔性的器材如果湊在一起,聽起來也會過於柔性。所以最好是靠著器材、線材搭配來取得剛柔並濟的聲音個性。

這就是以前的線繞電阻,現在已經很少這種零件了。

中性美質


莎士比亞的音質美不美?很美,而且是很中性的美,聽不出有什麼染色,雖然我不敢說是完 全沒有自己色彩,但至少不會讓人感覺有某種強烈色彩。莎士比亞的音質之美是很純淨的, 感覺不到有什麼雜質,像是山中小澗清澈無比的山泉水。音樂訊號經過越少的元件,樂器、 人聲原本的美質受到污染的可能性就越低,就好像尚未出山的山泉水一般,莎士比亞就是如 此 。


不要以為中性就是沒有味道,聽莎士比亞,您可以把它想像成紐西蘭新鮮的Envy愛妃大蘋果,口感很脆,香氣怡人,酸甜比例平衡,而且多汁。


直接無隱


莎士比亞的聲音直接無隱,線條形體飽滿,反應快速,又帶著甜味與蜂蜜般的光澤,音質很 好。這樣的聲音特質不禁讓我想到了50年代、60年代的錄音特色,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猜想這種現代錄音所沒有的聲音特質可能來自真空管錄音器材。現在聽了莎士比亞之後,我想要加上另一個想法:不僅只是真空管的影響,當時所用的零組件聲音特質應該也是因素之一:當年的線路大部分都是分砌式線路,元件都是穿孔元件,這跟現代以表面黏著元件元件、OP Amp為主的機器大相逕庭。而莎士比亞採用的大部分是1980年代以前的NOS元件,難怪聲音聽起來直接無隱、線條形體飽滿,反應快速。無論是聽古典音樂或流行音樂、爵士音樂,都可以顯出這種氣質。


例如聽江蕙的「江蕙與10個愛人跨世紀對唱」時,上述形容可說是完全全全的可以套入,江 蕙的嗓音是直接的,嗓音細節非常清楚無隱。而伴奏的樂器每一樣都可以聽得很清楚,不會 模模糊糊。您知道嗎?流行音樂通常都是用上幾十軌的混音台,可以想像中用了多少種的樂器與和聲。假若我們在汽車裡面聽江蕙這15首歌,只會聽到突出的旋律線條,以及江蕙的歌聲,還有就是鼓聲,其他樂器不是模模糊糊、就是聽不到。把這張CD放在家裡音響系統上,以莎士比亞來聽,您才會發現原來內中的伴奏樂器是那麼豐富,而且那麼多變。莎士比亞就是這樣直接無隱,把每樣東西都拆開,讓人聽得清清楚楚。

這也是NOS線繞電阻。

音場開闊


莎士比亞的音場開闊,堂堂皇皇、寬寬廣廣,不瘦不弱、不肥不薄、甜潤不澀。不要以為這 種剛性、英雄氣概的聲音就會讓小提琴突出尖銳。剛好相反,莎士比亞的小提琴甜美不會刮 耳,拉到力度很強的樂段時也不會飆出來。例如聽夏漢所演奏的「Wieneawski Legende 時,小提琴是溫潤的,帶著木頭味的,不尖不瘦的,伴奏的管弦樂是豐潤的。


而且因為莎士比亞能夠把音場整個拉開拉深,使得樂器與樂器之間的間隔變大。聽小提琴如 此,聽管絃樂也是一樣,我聽西貝流士「芬蘭頌」(Neeme Jarvi指揮Gothenburg交響樂團)時,那如排山倒海的銅管群與弦樂群、定音鼓、一層層開闊無比,銅管泛著金黃色光澤,充分顯露男性英雄氣概。


充滿精氣神


莎士比亞唱起音樂來充滿精氣神,很有勁道,好像力量大得不得了,即使聽纖細的巴洛克音 樂也覺得音樂中飽蘊能量與勁道,聽三重奏或四重奏亦然。在家裡聽莎士比亞時,我的音量 旋鈕大概只開到9點鐘位置,就是我平常聽音樂的音量了,顯然它的電壓輸出比我的Spectral DMC 30SS還大很多。


聽Leonard Cohen的唱片時,雖然他的躁音低沉,但音樂中依然充滿了力量,我在這裡所說 的「音樂充滿了力量」並不是說音樂有感人的力量,而是聽起來真的就覺得能量飽飽,源源 不絕。聽江蕙的那張唱片也是如此,聽Diana Krall的唱片也同樣,雖然歌曲是很抒情的,但 聽起來就是充滿精氣神。


而聽「John Williams in Vienna」更是如此,每一首曲子都充滿能量,好像整個舞台就是一個很大的功率產生器,定音鼓、大鼓、大鑼、銅管群、弦樂群的聲波如驚濤拍岸一般不斷湧來。此時莎士比亞那種紮實飽滿能量源源不絕的特性完全表露無遺。


Leonard Cohen是加拿大著名的歌手、作曲家、詩人,他所寫的歌曲、歌詞都感人至深,而他的嗓音低沉富磁性,更是音響迷最愛。他在2008年在倫敦的現場演出中唱了許多膾炙人口的曲子,但現場演唱跟錄音室版本不同,別有味道。

空間感特大


莎士比亞的空間感聽起來特別大。當我聽Leonard Cohen 2008年在倫敦的現場演出時,現場展現的音場特別大,左右與前後拉得很開,聽「藍雨衣」時,每一種伴奏樂器、本尊,和聲都拉得很開,聽得特別清楚,特別浮凸,尤其是和聲聽得清楚,這是以前所沒有的經驗。而Leonard Chhen雖然低沉輕唱,但嗓音依然是飽滿的。


聽Diana Krall那張「The Girl in the Other Room」中的「Black Crow」也是一樣,空間感一 下子就拉開,不管是現場的空間感、還是錄音室炮製的空間感,聽起來都是那麼的大。整個 音場拉得很開,聲音堂堂皇皇。


莎士比亞的透明感特別好,我在前面所說的直接無隱其實也已經點出透明感的優異。在聽Diana Krall那張「Live in Paris」,音場透明感特別高,現場觀眾的小聲咳嗽與雜音特別清 楚。聽Peter Paul and Mary現場那張現場演出錄音的「A’ Soalin」時,現場的空間感特別大,觀眾的聲音特別清楚,人聲特別活生。其實不僅是這二張唱片這二首歌,莎士比亞的優異透明感聽任何一張唱片都可以清楚感受到,就好像老年人開過白內障手術,眼中的世界整個都亮起來,清楚透明無比。


密度特高


莎士比亞的密度特別高、重量感與實體特別好,無論是人聲嗓音或鋼琴皆然。當我聽Keith Jarret彈的莫札特「第20號鋼琴協奏曲」(Dennis Russell Davies 指揮斯圖加室內管弦樂

團)時,鋼琴的音粒一顆顆好像實體滾珠般,而且聽起來是有重量的。聽Till Fellner彈的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Kent Nagano指揮蒙特利爾管弦樂團)時,鋼琴音粒也是一樣實體感、重量感都很好,密度很高,晶瑩鏗鏘。伴奏的管弦樂絲絲縷縷很清楚。


而這種特質表現在流行音樂上,就是嗓音突出形體大但又凝聚,而且光澤很好,又帶著甜味,讓人覺得歌手的嗓音好像都有抹上一層蜂蜜一般。吉他彈出來的音粒有實體感有重量感,同時也帶有甜味。套鼓打起來很紮實,Bass扣彈很凝聚,整體音樂中充滿強勁的力量,非常活生、低頻飽足又有彈性。


例如聽Leonard Cohen那張「Ten New Songs」時,這張唱片中所特有的飽滿低頻在莎士比亞的加持下,顯得更有彈性,控制力更佳。無論是Leonard Cohen的嗓音、或伴奏的樂器都是形體大但不渙散、飽滿又不笨重,充滿彈性與勁道。


高度解析


透明感高、音場寬廣,聲音直接無隱,這樣的特質是不是會伴隨著高度解析能力?的確是如 此,莎士比亞的解析力非常高,前面提到的那張Peter Paul and May現場演出錄音中,雖然 只有三個人在台上,但是台上台下所發出的細微聲音細節卻非常豐富,現場空氣中隱隱的騷 動感也能夠很清晰表達出來。這種空氣中隱隱的騷動感(Nuance)就是細微細節的表現能力。


人間獨有


惠樺音響主其事者陶怡緯的生活中,除了簡單的三餐與睡眠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坐在工作 檯前焊擴大機,而且作息時間跟一般人相反,他喜歡在深夜工作,此時外邊一切俱寂,可以心無旁驚。每一部惠樺的產品都是他獨力完成,不假他人之手,事實上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可說是獨一無二,因為只要採用的NOS元件不同,線路就必須修正,搭配的元件也必須更改,莎士比亞前級就是如此。


莎士比亞的外觀是蘋果金,跟他家傳統黑色的箱體色調完全不同。不過形狀是一樣的。面板左邊有一個安全扳手開關,再來是音量旋鈕與輸入切換旋鈕。

此外,買一部莎士比亞等於是買二部前級,因為可以自由替換雙三級管,同時享受真空管前級的聲音,這也是別的前級所無法做到的。惠樺音響所庫存的NOS元件還能夠用多久不知道,陶怡緯還能坐在檯前多久也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以聲論價,莎士比亞有幾十萬台幣的價值,但陶怡緯卻賣不到二十萬,只算工本費,真的是人間獨有的傳奇之聲。【全文輯錄自「普洛影音網」劉漢盛】


***


產品資訊:


◎ 系列:OSA-FETRON

◎ 型號:SHAKESPEARE

◎ 類型:JFET晶體、真空管兩用前級擴大機

◎ 使用放大元件:

JFET晶體模式:FETRON * 2 支(FETRON耐壓達300V);

真空管模式:附贈與FETRON對應的真空管 * 2支

◎ 輸入端子RCA*3;輸出端子RCA*1

◎重量:6.8公斤 ◎尺寸(WDH):240*430*113mm

◎價格:NT$ 188,000.


延伸閱讀:讓好錄音發光發熱 延伸閱讀:兼具超高解析與自然音質 延伸閱讀:全球唯一JFET高音質兩用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