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正在創造本地的音樂鑑賞文化

更新日期:2019年9月8日

文/蒲鴻慶


在不景氣的氛圍中,有一個音響品牌正在快速竄起,而且相當不尋常,這個廠牌不是來自國外, 而是來自就在你我最熟悉的環境當中,那就是台灣的OSA,惠樺公司出品的真空管機。

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蹟,因為自四十多年前台灣的愛樂者開始有能力消費高級音響以來,心目中能夠代表「音樂」的音響廠牌,全部皆為舶來品。原因無它,只因為「古典音樂文化」這種東西,源自於西方國家,高級音響既然是用來聆聽古典音樂居多,那西方國家的產品絕對是和音樂更為接近。


惠樺音響旗下品牌Oriole Sound Audio(簡稱Oriole;或亦有直接就縮寫OSA)。

這不是曲解,而是事實,音響出自於有西洋音樂文化的國家,理所當然的更能掌握住音樂的真髓。另一方面,音響器材裡面,當然也包含了科技文化,不要忘了,幾十年前,音響可是高科技,結合了聲學、電子學,以及各種尖端材料的應用,這些技術的權威,想當然一定是在那個時代的先進國家。直到今日,已進入數位時代了,對數位電路精準度最挑剔的,也還是音響,頂級數位音響的技術,至今也還是掌握在先進的國家。


音響價值不在本體

而在驅使其誕生的理念


這些事實,說明了藉由音響來聆聽音樂,其實就是一種經由科技讓音樂藝術再生的過程,藝術無價,那麼只要是在追求完美的目標下,不管投入多少的資源,付出多少的代價都是值得的,這就是為什麼今日有許多音響身價直達天際,卻還是找得到伯樂的原因。


因此,音響器材的價值,尤其是高級音響,其實並不在於器材的本體,而是在於讓器材誕生的初衷和理念。如果,這些器材果真能和音樂藝術的至高理念相結合, 而能和愛樂者產生共鳴,那麼在數以萬計的音響器材中自然能脫穎而出,樹立其在愛樂者心目中應有的地位。


過去這麼多年,符合這種條件的進口音響不在少數,這些廠牌之所以能夠獲得青睞,乃是在於能讓愛樂者感受到音樂的真誠,以及經營者推動音樂的動能。然而也很不幸的,有許多經由推廣音樂而成功的廠牌,因各種因素的影響,而漸漸失去了原始的熱忱,或許品牌仍然響亮,產品依然暢銷,然而已經悄悄消退了音樂熱情,卻漸漸的讓這些器材失去了靈魂,這也是為何有越來越多的愛樂者覺得許多音響器材只剩下「外型」與「價格」受人注目的特色而已。


自小與音樂結緣

管機是工作也是興趣


惠樺公司的創辦人陶先生,自小就在喜愛音樂的家庭中長大,自己和兄姐都曾經在家接受過基礎的音樂教育,對音樂的喜愛不僅來自家庭的薰陶,更是來自內心的共鳴與幼時生活的經驗。自五歲開始,生活便離不開音樂,而且內心深處隨時隨地都存在著追求音樂的動能。


小時候家在台北後站,就經常買月台票走到新公園的音樂台去聆聽國樂演奏,漸漸地對音樂觸動心靈的本質有了心得與註解,後來年事稍長,在Piano Bar打工的經歷,更是加深了對各類音樂的認識,就這麼一路走下來,不僅實踐了生活中一定要有音樂的理想,而且還希望能帶動更多的人了解音樂的本質,於是便開始組裝真空管機,不為賺錢,只是想把好聽的音樂介紹給眾親好友。


家裡的事業,是高功率的高週波處理器,市場遍及全世界,這種產品很冷門,也需要獨門的技術,經常要用到高功率的真空管,以及由經驗累積而來的配線技巧。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說明,他們家的產品就是一部巨大的真空管放大器,功率動輒以千瓦計,工作於數十KHz或數百KHz的頻率,零件不完美,配線稍一不妥便無法達到預期的效能,因此養成了使用最高級元件的習慣,完成的成品竟是比人高,重量以噸計,要以卡車來搬運。所以,陶先生的「真空管裝機經驗」不是常人能與之相比的。


音樂是有生命的精靈

最深層處最感人


就是因為這些條件,音樂、管機、寧缺勿濫、擇善固執的精神,讓Oriole的管機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竄紅於愛樂者的口耳相傳之間。陶先生認為,音樂其實是有生命的「精靈」,要去親近它,要去和它互動,才能受到感動。音樂不是只有幾個音符組成這麼簡單的東西,好音樂裡的真髓,是有動能、有情感的,是能和心靈溝通的情緒。因此音樂是有生命的,作曲家、演奏家、創造了音樂,聆聽者要感受到這些元素,當然就要借助於音響,所以好的音響不只是傳遞音樂的介質而已,它還要能再現音樂中最深層、最感人的細微之處。


另一方面,陶先生認為,聽音樂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其實並沒有太高深的學問在裡面,只要你用心傾聽,用情感去共鳴,有時連時鐘的滴答聲也能作為音樂來欣賞。但是,如果沒有這些心靈的連結在裡面,那就不是在聽音樂,所以,陶先生認為玩音響不等於聽音樂,有人喜歡音響,可能只是在追求某一種聲音而已,或許可以達到感官的刺激,然而內心和音樂之間並沒有產生連結,也談不上音樂情感的共鳴,這些都不是他所追求的。


收藏高級元件已成生活習慣


所以,他親自設計,甚至親自組裝Oriole管機,並不是要滿足這些只追求聲音的人,而是希望藉由Oriole的優質,讓音樂與人的心靈更容易溝通。為了完成這樣的心願,單有聆聽音樂數十年的經歷是不夠的,就一款真空管機而言,它的內在非常重要,在陶先生的經驗裡,有些音響因為過於強調科技性,甚至還會讓人與音樂產生疏離感,而他心目中最能促進與音樂接近的方式,就是聆聽真空管機。還有就是要重視構成真空管機的元件,如電阻、電容、真空管、變壓器等。這些元件的良莠差異極大,影響音質至鉅,因此一部能忠實傳達音樂情感的真空管機,在元件的選擇上,就絕不能便宜行事。


或許是因為在年輕時就喜歡自己裝真空管機的緣故,累積三十年的經驗,陶先生對於真空管、電阻、電容、配線技巧的嫻熟,就如老朋友一樣,每一種元件的特性,聲音特質,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也就是因為如此,要設計與組裝出最好的真空管機,就非得用到一定水準的元件不可,所以除了正常工作、裝真空管機之外,另一項嗜好,就是經由各種管道,收藏各款著名的電阻、電容、真空管。陶先生說,只要能增進音樂好聽、能增強音樂情感傳達的元件,他都不惜代價的搜羅,因為最近十年以來,原物料大漲,以及廠家生存不易等因素,許多品質好的元件都已經停產,著名補品元件中的「銘品」也日益難尋,只要一出現,他必定不考慮成本,先搶下來再說。


珍稀的元件,一絲不苟的搭棚技巧,再加上對音樂的熱忱,惠樺真空管機徹底贏得了本地愛樂者的芳心,打破了舶來品一定比較好的刻板印象,客戶中有許多還是交響樂團的團員呢!

所以,在惠樺的工作室裡,不管是桌面或地上,到處都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高級被動元件與配對的真空管。隨便端詳一下,屈指一算,總值竟都在數百萬元以上,而這還只是一小部份而已。

這些元件,買來後不是只有擺著,而是還要逐一量測、標記、鑑定品質,因此一大盒一大盒的電容器,常能看到每一顆電容都標有數值,甚至還放在隔絕空氣的真空包裡。為了音樂,這裡的無形付出,若非親眼所見,簡直不能置信。


夜深人靜時與音樂最接近


為了善用這些元件,每一款機型的調音歷程乃是最專業之處,調音的最佳時段,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刻,那時與音樂的距離最近,更能掌握每一個元件對音樂情愫的影響,在調音的過程中,不但更能瞭解元件的特質,以及其感磁特性對聲音的影響,同時也享受到了聆賞音樂的樂趣。


在不同等級的機型中,陶先生賦予深度不同的音樂詮釋角色,頂級機型由於完全不考慮零組件的成本,因此會用上最佳的絕版元件,所以會看到極為珍稀的電阻電容,還有已經無法用金錢來衡量其價值的1940年代的真空管,至於其它的機種,也都是在成本允許的範圍內,給予最佳待遇,然而調和這些元件,使其達於最佳表現的境界,則是對任何一款機型都抱持相同的態度。因此,Oriole真空管機的名氣雖然很大,產量卻很稀少,自數年前在雜誌首次曝光後,即呈現供不應求的狀態,至今不變。


此外,對管機的偏好,陶先生與坊間的認知有所不同,他認為低功率的單端管機不足以呈現音樂的完整脈動,高壓管機的聲音顆粒也較粗,所以他偏好採用KT88的推挽電路,而且往後還要推出每聲道100W及200W的並聯輸出機種。另外,他也不贊成管機DIY,因為不專業,零件特性無法掌握,聲音如何能有內涵?


好音響要能傳達音樂的喜怒哀樂


至於作為產品調音過程的樂曲,以古典音樂為主,器樂由小編制到大編制,歌曲由獨唱、合唱,以至歌劇,間或有少許爵士樂與流行樂曲。重點在於自然的音質,不浮誇、不特別針對哪一部份修飾,然而音樂情感一定要能流暢的傳達,聲音美感當然是追求的目標之一,但並非全部,因為音樂的內涵是各種情緒都有,好的音響要能傳達音樂的喜怒哀樂,以及演出者企圖表現的心境,或許目前還沒有音響能達到這樣高遠的目標,但是惠樺的各款機型皆是朝此邁進。


到此,管機內在的理想已近乎完美了,可是沒有外在環境的呼應,音樂的表現仍難臻達極境,於是只好痛下決心,投下鉅資,建構一間可長可久,足以在任何時間都可以進行聆聽比較的環境,也就是現在已經大名鼎鼎的金龍廳。這間由陶先生一手規劃、設計、監工的聆聽室,其大小、高度、格局之佳,縱使在音響代理商、音響店中都極為罕見,而且重點還不是那古色古香的氣息,而是這間聆聽室裡的許多元素,都是為提升聆聽效果而設計。


無怪乎Mark Levinson復出之作Daniel Hertz在台的第一次獻聲就選在此處舉辦,由此可證這間「金龍廳」的水準,不但連Mark Levinson都認可,而且還說這是他在亞洲所見過的聆聽室中最符合理想的一間。


其實,Oriole的管機,不只在台灣出名而已,而是已經有了不少外銷的紀錄,在馬來西亞更是已經有了「粉絲級」的代理商,所以,手上經常是國內外的訂單都有,在這麼不景氣的時機,對陶先生而言,卻是毫無感覺。


Oriole正在創造本地的音樂鑑賞文化


常看音響專業雜誌的讀者,對於「品牌故事」的內容一定不陌生,許多公司的緣起總是因喜愛音樂而激起了創業的動機,只可惜這些故事的主人多半是洋人,而且其早年「事蹟」也往往難以考證。


然而,Orioel的故事,卻是真實的發生在我們身邊,因此不難體會,何以惠樺出品的管機會如此的大受好評,甚至還受到許多音樂工作者的喜愛。此乃是因為在惠樺的產品文化當中,擁有高濃度的音樂情感與理想,這可是台灣最近40年中,最有資格代表本地音樂鑑賞文化的音響品牌,其注重音樂本質的內涵,不在任何一個西方的悠久品牌之下!(文載於《高傳真視聽》386期)

© HueHua Induction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