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級】從東洋的傳奇7 — Meister 7談起

更新日期:7月 13


惠樺音響旗下品牌Oriole Sound Audio(簡稱OSA)。

如果對真空管機的廠牌稍有涉略,您也許聽過來自東洋的Kondo。1976年,近藤先生(Hiroyasu Kondo)在東京成立Audio Note(Kondo),大量使用「銀」為號召製作真空管機,也為近藤先生博得了“The Audio Silversmith的稱號。


不過,Audio Note成立後的第一部產品,並不是用真空管,而是採用耐高壓的場效電晶體(FET;field-effect transistor)作放大元件,打造當時要價十萬美金的傳奇前級“Meister-7”。

很多人以為Audio Note Japan(左)跟Audio Note UK(右)有關。事實上,兩者已分家十餘年,創辦人近藤先生在過世前六年還曾發表聲明,說明與Audio Note UK的恩怨。

場效電晶體的特性雖然和真空管類似,可以產生豐富的偶次諧波失真,但耐壓較低,通常都在50V以下,因此難以使用。近藤先生委託開發的FET可以耐200V的電壓(OSA使用的FETRON更優,可耐壓到300V)。由於耐壓大、線性部分變寬,使得設計工作變得更加簡單並可降低失真,M-7推出後賣了將近一百台,才奠定Audio Note的基礎。


FETRON是空前絕響的經典,可耐壓到300V,由美軍國防部主導,就發展脈絡與技術實力來說,更勝Kondo委託開發的FET。

MOSFET並不在好聲的討論範圍內


高電壓JFET非常少見,價錢高昂,現代高電壓FET幾乎都是採用MOSFET。但是MOSFET的聲音根本不能和JFET相比,MOSFET的生產技術難度低、不只少了溫潤、無法取代真空管,大多被用在後級。


然而,與Teledyne的FETRON一樣,因為生產十分困難,M-7的核心元件 — 耐高壓的JFET,最後走向停產的命運,Audio Note也因為這樣,只好轉為生產真空管的M-7。


極精簡電路的考驗


近藤先生主張使用油質電容作為交連耦合;電阻方面,他認為缺點是在端帽接觸點,所以挑直接焊死的精密線繞電阻。整體造機的理念,就是採用極簡電路和極致零件,重視每個通路和接點。


1999年,近藤先生發表了“My Thought on Hi-Fi”,第三部份“High Voltage Resistant FET Amplifier”忠實呈現了他對用JFET設計前級的看法。

M-7之後,又有更簡潔的「M-7 Ⅱ」,在放大部份使用Cascode電路、失真更低,使用油浸電容作交連耦合。2000年時,M7改版為「M-7 Ⅱ K」,之後又有「KSL-M7」、「M7 Line」、「M7 Signature」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然而,無論是哪一部,都已經不是昔日使用耐高電壓放大元件所製作的傳奇前級—Meister-7。


新品不可得、但也可別以為找部二手M-7就能圓夢,二手器材普遍有「不全」的狀況,錯誤的零件、糟糕的修復,可能會是一幢與自己的生命歷程無關的買賣惡夢。離開了1980年代的當下,與其追尋那經過了四十年的M-7,更應該要認識OSA經過四十年等待打造的—OSA-PRE-FETRON-1。

OSA使用1960年代的全新軍規FETRON古典元件製作獨立前級,如圖例,打開上蓋,可選用「FETRON」或是原廠附的真空管,直接拔接、真正晶體、真空管兩用,還原FETRON原始設計目的。

2018年年底是陶怡緯真正開始動手製作FETRON前級的時間點,為何說這部的「四十年的等待」,他個人有一篇隨筆發佈,可參考另篇文章。


>延伸閱讀:40年的等待,關於FETRON前級的誕生


80%的比例


OSA-PRE-FETRON-1這部機器的重點是 — 全機使用80%以上的古典元件。「80%」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數字,放眼全球,幾乎沒有廠家能、且願意如此做:


原因一:累積古典元件是非常不容易的事,除了父執輩既有的庫藏,增購上相當考驗人脈、特殊管道的有無等,畢竟,這不是一般商業往來能尋求的貨源。


惠樺音響前身「協誠電業」,當時真空管、發報機、等無線電器材均受管制,取得特許才能從事。

原因二:縱使手邊有NOS元件,業餘玩家很少全盤考量搭配零組件,通常是有什麼用什麼,能製作的數量也有限,多是自用。


OSA的製作者陶怡緯,從小就在真空管的包圍中長大。

原因三:一部機器的組成不只是內部元件,還包括製作機箱、面板、旋鈕延伸的各個環節,需能不計效益的重本投資,也必需要相當的工業基礎、設計能力,才能涉足苛求。


將音響從聆聽聲音的工具,提升到藝術文化領域


商品通常要考量成本效益、行銷流通管理,OSA的器材則與講求變現流通的生意邏輯有些相悖,庫藏大量珍稀古典元件,不為炒作,而是每一隻都用在自家品牌機器上;甚至重新研究材料與工法,不求量,而是為了精進品質。


打開上蓋,細數每支古典元件的用料、都是精雕細鏤的軍規品菁華,師傅用數百小時的工序、彙聚一部見證歷史與文化的作品。換個角度看,這也是為什麼OSA器材總能博得「將音響從聆聽聲音的工具,提升到藝術文化領域」的美譽。


打開上蓋,檢視OSA第一部使用Dual JFET作放大元件的前級—OSA-PRE-FETRON-1,內部是可耐高壓300V的FETRON。

搭配FETRON的眾護花使者們


OSA的管機一向以罕見大量地使用古典元件著稱,此次,據他的隨筆,為了要配的上「FETRON」這顆具有承先啟後意義的歷史知名元件,他費心蒐集、有相當長的時間都在等待「護花使者」到位。


「看到這傢伙就想到獨立前級,單端、正A類、無負迴受,只是這樣嗎?不只,必需找出能配的上她的眾護花使者才行,架空搭棚嗎?不行,要板上搭棚,結構才夠穩,電路呢?既然一切搭配都已是最精緻、最適當、且考量多時的零件用料,那麼就用最簡單的電路反而是最佳選擇。」 — — 陶怡緯


他認為,FETRON當時是設計來取代真空管,有其誕生的時代脈絡,大量的軍規精密線繞電阻、品質極佳的霸王黑美人、液態鉭質電容、銀端帽電阻… … 全機元件通通都得喊的出來頭與名號才行。


黑美人


坊間存在許多劣質黑美人,OSA的每顆都是來源正宗的霸王黑美人。

發燒友看到黑底紅字,都會知道是「黑美人」,然而,有些比較不分是非的,會統說黑美人會漏電。事實上,黑美人有不同的容值跟耐壓,好黑美人往往遭受壞黑美人聲名狼籍之累,放亮眼睛,OSA使用的是每顆量測的高級優質黑美人。


丸球


IRC、Shallcros、Groves、Bond不同廠牌的丸球。右上藍色的IRC已經九十歲了,古典元件雖然古老,測量精度卻比現代最新生產出來的電阻更高、更可靠。

丸球雖然是近半世紀前的製作,工法異常縝密,是手工線繞的,反觀現代科技,理應能製作更好或至少程度相當的電阻,技術面不成問題,但市場接受度是零。想想商場裡那些論斤稱兩的零件,縱使丸球再優異、生產音響用的市場又能有多大?從這個角度來看,丸球與FETRON的命運一樣,也不可能再重新生產。

丸球身價是博物館等級的NOS軍規元件。注意,她是圓型外觀,可能與您印象中的電阻長相不同,很多人的確也不知道早期、最古老的精密線繞電阻就是丸球。

超級精密線繞電阻


ULTRON精密線繞電阻,需加工成右圖,沒有精密的手工很難辦到。

今日,已經沒有採取精密線繞作法的電阻了。「精密線繞」的繞法是繞到瓷管壁內,線軸上正繞、反繞後產生的正電抗、逆電抗互相抵銷。另一種是「功率線繞」,繞法比較簡單,在瓷管上,由左到右整齊的繞完即是。ULTRON是作法困難、也不再有採取同樣方式製作的超級精密線繞電阻。


高電壓 350V的ROE電容

不只德國黃金ROE這麼簡單,更是「高電壓」的超級電容,有很好的高頻曲線。

Sprague 液態鉭質電容 109D


內阻極低、高頻滑順,又是一美國軍規銘品代表作。檢視原包裝,通常是判斷NOS真偽的依據之一。

Sic Safco 電解電容


來自法國,OSA-PRE-FETRON-1用來處理主電源,擇取的是prorelsic。

SEACOR


從介電質的結構剖析這顆PS錫薄電容,具有中頻有韻、穿透力的特質。軍規碼8904,代表的是1989年第4週出產,於今仍完美無瑕。

* 本文完成時間,為OSA-FETRON系列中,型號OSA-PRE-FETRON-01甫推出之時,上面例舉出的元件,非最終定稿板本。


短板理論 Cannikin Law


全機80%以上使用古典元件,除了是不負FETRON的歷史光輝,也頗有驗證管理學中「短板理論(Cannikin Law)」的味道,木桶盛水多少,不取決於最高的那塊木板,而是最低的那塊。


OSA機器中,每一顆元件都必需是頂尖,才能發揮FETRON的最大價值;而只要有一顆元件不夠水準,機器便不可能是最好的狀態。


FETRON除了是庫藏了四十年的經典、也是OSA花了近十年的時間等待上述這些匹配的古典元件,齊一高水準的組合,才能充份展現FETRON的作用與精神!有了眾「NOS護花使者」、FETRON宛如新生、終於能開始歌唱!


OSA的OSA-FETRON前級將是一部挑戰運轉一世紀的高端Fine Art作品。

© HueHua Induction Co., Lt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
  • Google+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