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 100 開啟您愛樂人生的新頁

文.圖 / 林怡宏,貝特音樂唱片聲響製作人,中港台多家音響媒體之專欄主筆。



成立自有管機品牌Oriole Sound Audio(OSA)以來,惠樺公司走的就是一條注定孤獨而艱辛的路。但一路走來,只見甘之如飴。原因無他,在每一位擁有OSA管機的愛樂者面前,惠樺可以昂然無愧地分享所有對音樂的感動,可以確定每一位擁有的都是價值亙久的音響藝術

林怡宏,貝特音樂唱片聲響製作人。

品。


超越價格的聲音價值


要達成這樣的驕傲與使命並不容易,品牌創始之初就已投入外人難以想像的時間、心血和心力。擁有真空管活字典稱譽的設計者陶怡緯先生,堅持以人類音響黃金時期的珍貴零件製作OSA管機,光是材料取得和材料價格,本身就是一種極大挑戰。


就因深知這些古董零件得到恰如其份的運用時,那種遠遠超越價格的無上聲音價值,絕對是大量生產、成本為上的工業零件所沒有的。所以耗費數十年自世界各地蒐集珍貴的庫存新品(New Old Stock),再施以現代罕見、難度極高的立體搭棚,讓每一只零件得到最大的發揮空間。


只是啊,這樣的經驗與專業需要長時間累積,也需要耗費數百小時的製作工時,因此惠樺每把一部管機交到愛樂者家中時,心情就像是把栽培一生的女兒嫁了出去。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有不少內行用家,總說他們光是欣賞器材內部的零件組成,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虛榮滿足。因為他們同樣深深明白,這樣的真空管擴大機已經不只是音響器材,更是製作者累積一生的音響知識和手工技藝,所以播放音樂有著溫度與靈魂,所以耐用程度可臻一生無虞。


製作機器的自覺和負責態度


OSA管機的製作工時和材料成本,可能是其他廠機的百倍以上,而製作過程也總是孤獨而充滿挑戰,也因為堅持這樣的製機自覺和負責態度,用家也總讓惠樺知道吾道不孤。每一位用家對於OSA管機的肯定,都是惠樺繼續前進的養分。



由於各界愛樂者長期給予的關愛與支持,惠樺才能匯聚所有的能量和養分,轉化成最新作品OSA-88P-MONO單聲道後級擴大機(以下簡稱MONO 100)。


在進一步描述它的聲音之前,我們先以簡單實用的方式,說明何謂後級擴大機?跟之前的OSA管機又有什麼功能性的不同?


首先,之前各位聽過的各款OSA真空管擴大機(例如1BV、2BV、3B),都是所謂的綜合擴大機。顧名思義,也就是把擴大機所有的功能綜合於一體,因此不管是調整音量大小、切換不同訊號來源(例如CD唱盤、藍光播放機、黑膠唱盤)等基本功能,或是驅動耳機、驅動喇叭、調整高低音等化的複雜功能,通通會在一部擴大機上集結而成。


前後級擴大機的功能


若簡單就功能性來說明,前級擴大機就是負責調整音量大小、切換不同訊號來源的「控制」工作,而後級擴大機就是負責驅動喇叭的「粗重」工作。舉例來說,前級就像是人體中負責指示的大腦,而後級就像是負責執行的手腳。


那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地把綜合擴大機,分體成為前後級擴大機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原本一部器材上必須完成的工作,現在可以各司其職地完成任務。二部器材都獲得了更充裕的電源、更寬裕的設計空間,連零件相互干擾的可能性都大幅降低。如此一來,雖然大幅增加了機箱、零件、製作工時等等各種成本,但卻能讓擴大機的聲音表現更有趨近完美的機會。


為了追求感動人心的聲音境界,MONO 100不只是單純的後級擴大機,而是更加講究的單聲道設計後級。


通常後級擴大機就是一部器材,單聲道設計則是再將每個聲道獨立製作。以立體聲音響系統來說,擴大機部分就會分成一部前級、左右聲道各一部後級,總共三部器材的豪華製作。以此類推,若是七聲道的環繞劇院系統,就有一部環繞前級擴大機,以及七部後級擴大機。也就是由音響系統的聲道數量,來決定後級擴大機的使用數量。


突破自我與可能性的嶄新里程碑!


當然,惠樺推出的MONO 100單聲道後級,絕不是單純的擴大機分體概念這麼簡單,而是設計者於電路設計、材料運用、手工技藝,再度突破自我與可能性的嶄新里程碑!聲音走向雖與同廠綜合擴大機是相同的純淨耐聽,但聲音成就卻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境界。


既有的1BV、2BV、3B,已經創造了許許多多令人驚奇的聽覺愉悅,MONO 100還能如何讓人一新耳目?其實,MONO 100的聲音特性,「純、淨」二字便可道盡一切。這種純淨特質,乍聽之下便是前所未有的細節震撼,久聽之後卻有著似曾相識的溫暖熟悉,不管任何類型音樂都變得異常耐人尋味。




說前所未有會不會太誇張?在真正親身感受MONO 100之前,的確很難相信罐頭音樂再生竟然足以撼動人心到如此境地。這種交融新鮮感動與舊日美好的聲音境界,不僅讓見多識廣的音響雜誌總編驚為天人,就連設計者自己都常常忘了時間地流連享受。


純粹而新鮮的天然感受


再舉個更容易理解的例子。您喝過牧場現擠的那種牛乳嗎?喝習慣了市面上以奶粉調和還原的「鮮乳」之後,突然喝到沒有經過層層加工還原的生乳時,任誰都會驚訝於那口感及香氣,竟會瞬間顛覆長久以來感官認知。


一開始甚至還會覺得口感似乎較為「清淡」,沒有市售鮮乳的那種「濃郁」,但再繼續細細品嘗感受,就立刻有了「啊~這才是真正新鮮的的生乳」的新鮮感動。MONO 100的音質,就能予人這種純粹而新鮮的天然感受。


奇妙的是,其純淨特質於乍聽之下,可能也有不夠「濃郁」的錯覺,但繼續聽下去卻能輕易讓人感受到,它的聲音細節不僅異常豐富,還純粹得不帶一絲雜質,沒有任何不應存在的扭曲或染色來干擾聽覺。


也因為音樂本身得以赤裸裸地展現自然之美,所以聆聽者可以瞬間投入音樂所要表達的深層精神,進而窺見前所未有的萬千音符之美。


要突破,就有「必要之惡」


前面提過,工業思維下產製的音響零件或音響器材,必須便於量產、講究成本效益,只用一只放大元件就負責高達數百倍、甚至上千倍的放大,只要一條生產線就可日產數十、甚至上百個機箱,產品外型當然是千篇一律,聲音更是成本之後的次要考量。


但這不是惠樺想做的音響器材。


所有OSA管機都以開創一種聲音境界為設計目標,費工、費時、高成本、零件取得的高難度等等,都被視作製作過程的「必要之惡」,而非降低聲音品質的藉口。尤其分體製作的MONO 100,更讓真空管以小倍率一級一級地放大,就像讓能舉重百斤的力士們,每位只負責舉重十斤,工作起來自然輕鬆愉快。



而反映在聲音上的好處就是,頻寬得以大幅延展,變得極其寬闊;音樂得以開闊奔放地在空間流動,毫無被束縛限制的壓抑感。即便是稀鬆平常、耳熟能詳的流行樂錄音,都能帶來前所未聞的聆聽感觸。


從舊有熟悉挖掘新鮮感動


當播放聽聽梁靜茹的『愛久見人心』時,您有清晰聽到樂曲開頭鋪陳的弦樂嗎?弦樂拉奏有冉冉上升的空氣嗎?鋼琴的高音鍵有琴槌擊打琴弦迴盪而出的空間感嗎?弦樂群開始齊奏有沒有感受到被絃樂器包圍的視覺嗎?有感受到弦樂低音部像海浪一樣的翻騰暗湧?有聽到貝斯清晰彈跳的低音嗎?有感到梁靜茹的歌聲是如此深刻有力嗎?有深刻感受到她已卓然出眾的聲音控制力嗎?



我想在大家過往的聆聽經驗裡,都缺乏上述提問裡的美好。


要在一首大家都很熟悉的流行歌曲裡,感受到這麼多迷人又難得聲音特質,不管對任何高價擴大機而言,都是極其困難的設計挑戰。


而上述提問,其實就是聆聽MONO 100,輕輕鬆鬆就能體會到的種種美妙。


擁有神恩的音樂寶物


很多音響業者甚至音響評論員會告訴您,音響不好聽是唱片不夠好,但我們卻想讓您明白,聲音不好聽大多是音響器材調整不當的問題,而非多數專業唱片製作者不懂聲音平衡。


真的嗎?當然是真的!不只流行音樂大多數都錄得夠好,就連家中長輩用以成天播放的佛經,好的音響器材都應該能展現出它們讓人心靈平靜、聞而為之祥和的音樂魅力。



歌聲空靈動人的齊豫,曾發行過一系列「唱經給你聽」的佛教音樂作品,其中之二「安心-發現了勇氣」專輯,請來黃韻玲以清新又不失肅穆的手法,重新編過「大慈大悲觀世音」一曲。


雖然從頭至尾都是反覆吟頌的歌詞,但齊豫卻能把這聽似平凡的音律,唱出如歌般的順暢音符流動。再加上整體配樂一氣呵成地,呈現出平衡豐滿的伴襯效果,即使旋律不知不覺已重複四五遍之多,但音樂予人的新鮮感觸仍是源源不絕。



甚至能讓人心中虔誠的感恩之心,有種被擦拭一亮的清新感。當肅穆清靈的佛教音樂,也可呈現如此豐富的音樂感受,不也是另一種心中擁有虔誠信仰,才可能出現的神恩嗎?不論信仰何種宗教,如果您也期待音樂像是神恩般地出現,MONO 100會是有此「神力」的音樂寶物。


大開大閡的壯麗聲響


接著,讓我們來聽聽綾戶智繪以鋼琴自彈自唱,再加上合唱團和襯的「Can’t help fall in love」。此曲選自她一張錄音非常棒的唱片「Love」,聲音能量大器、開闊、毫無壓縮,在調整得宜的音響系統上聽來可說過癮已極,但也因此成為考驗音響器材的試金石。


只要是頻寬不足、聲音控制力不佳、音質不夠醇美、聲音細節不夠豐富、調整尚未到位的音響系統,播起這張唱片保證讓人坐立難安,難以感受此錄音大開大閡的壯麗聲響。


一般音響系統很難表達平台鋼琴演奏時,那種紮實凝聚聲音能量感和空間感,只要熟悉鋼琴的音樂愛好者,一定幾乎從來沒有在音響上感受過像真的鋼琴聲音,甚至覺得音響沒有播放的鋼琴不夠像真也是理所當然。如果您也是這樣,請來聽聽MONO 100播放這份錄音的表現。


從一開始的鋼琴的彈奏,就可以立刻感受到,真實鋼琴在真實空間中彈奏才有的低音能量,那種深沈下潛的低音聲響,還有明確存在的鋼琴形體。到了曲子後段的合唱,團員更是「清晰可見」地呈半圓形羅列在二支喇叭後方,字字句句唱出飽滿雄渾的歌聲。


能把此曲表現制如斯境界,絕對是音響設計者致力一生的設計目標,然而透過MONO 100的播放,卻是像是理所當然的聽覺震撼。


性靈與之深切共鳴的昇華感動


如果一首這樣的爵士歌曲,MONO 100都可以播得如此盪氣迴腸,那大編制演奏的交響樂或協奏曲又是如何?來聽聽馬勒的作品吧。即便許多古典音樂愛好者而言,馬勒的交響樂也不是易於體會的作品,尤其在音響上播放更是如此。



而一旦音響能讓音符強弱精準掌握、把樂器質感美妙再現、把聲音能量毫無壓縮地再生、空間細節清楚浮現,那播放起如Herbert Kegel指揮德勒斯登愛樂的馬勒第三號交響曲時,您會驚訝於曲中的人聲合唱樂段,竟然可以美得宛若天使下凡般令人動容。


迴盪在音樂廳中的壯闊歌聲,有著超脫凡俗般的聖潔高貴,弦樂器或管樂器的悄然升起或黯然消失的樂段,都像是前所未見的奇麗景致,而管絃樂團齊奏交響的萬千氣象,更讓人猶如見識到宇宙初成的渾沌爆炸。


這樣的音樂感動,絕對無法僅來自瞬間衝擊感官的聲響,而是來自由淺入深、性靈與之深切共鳴的昇華感動。您從未在音響上感受到馬勒交響作品的偉大之處嗎?透過MONO 100的播放,您的愛樂人生將自此開拓出無窮的唱片視野。


愛樂人生的新頁


到底MONO 100是怎麼辦到這一切的?其實就是不計代價地造就「和諧」。



和諧二字聽來像是音響廣告用詞,但長存於音響系統之中卻是困難重重。因為這牽涉到設計者的電路功力、製作能力、零元件的蒐集的管道、用料選擇的視野及經驗。


更難的是,如何把珍貴難求的零元件用在最適切之處、發揮其最大價值,而不是千篇一律地使用昂貴知名者,以為好聲也會因此理所當然地出現,如此一來只是把高價零件的價格轉嫁於消費者身上,而用家期待的聲音價值依然蕩然無存。


那消費者要如何分辨音響器材,是真正能發揮錄音價值的聆樂珍品,抑或是商業利益掛帥的產物呢?


其實答案再簡單不過,就是耳聽為憑。如果您從未在音響上體會到和諧與感動,請務必來聽聽MONO 100,它會是您愛樂人生的新頁。

- - -


類型:單聲道純後級擴大機;左、右聲道兩部一組

系列:OSA-BRAVO系列

型號:OSA-88P-MONO-100 MK2

使用功率管:Genalex Gold Lion KT88 *4支/每部;輸出功率:100瓦/每聲道;重量:50公斤/每部;外觀尺寸(WDH):510 * 410 * 295 mm/每部;輸出阻抗:4、8歐姆。


© HueHua Induction Co., Ltd.

  • Facebook - Grey Circle
  • LinkedIn - Grey Circle
  • Google+ - Grey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