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好評】惠樺音響 | Oriole Sound Audio @ 32nd TAA 圓山音響展實況-2

從過去幾次音響展以及演講場合,不難發現只要有惠樺Oriole Sound Audio真空管機的地方,就一定會搭配來自法國的JMR喇叭。的確,兩者在聲音調性上,確實有著超乎想像的契合度,JMR喇叭天生柔美寬鬆,富有獨特的甜美韻味,而惠樺管機則是帶著極致的純淨度以及透明音色,剛好可以恰如其分的襯托出這對法國喇叭的氣質。



這次在惠樺展間,同樣是這樣美聲不敗的組合,喇叭是JMR Orfeo Grande,箱體採用自家獨特的三角形傳輸線箱體。不以傳統直線式的內部隔板做為傳輸線式的通道,而是自家全新改良的JMR三角形通道,透過非平行面來降低內部駐波。好處是幾乎可以不使用任何箱體內部阻尼做吸音材料,改以特殊塗佈,這可大幅保留箱體內部容積,驅動出更飽滿有勁的低頻效果。


在單體配置方面則採用了自家的氣動式高音,以大面積的振膜將其折疊成皺摺狀,透過摺振膜的舒張動作來驅動高音發聲。而喇叭本身採用特殊的3單體2.5音路設計。在高音單體下側的兩只單體,一只為180mm中低音單體負責2200Hz以下的頻段,另一個則是同樣尺寸的180mm低音單體,負責200Hz以下。而振膜則採用七層碳纖維配上Peek材料構成,配合於下側配置的低音反射孔,可展現出清晰低沉的低頻表現。


再來Orfeo Grande的箱體製作也很講究,不僅高音單體是被裝在一個圓形的獨立箱體中,用 來減少中、低音單體的背波干擾並降低聲波繞射的音染。箱體雖為MDF搭配了字型鋁合金框 架製成,但表面經過特殊的烤漆處理,讓箱體帶有種金屬的冰涼質感,觸感相當高級。


為了大幅減少震動干擾,Orfeo Grande喇叭在底座還做了特殊的抑振設計,可有效的將喇叭 的箱體共振導除,搭配以鐵氟龍墊片與地面耦合。當你用手輕輕搖晃喇叭,會看見喇叭微微 晃動。另外就是箱體後方除了喇叭端子之外,還有一個接地端子用來連接箱體與分音器做為 接地之用,可說在各個細節上都幫您把關到位!



現場驅動喇叭的是惠樺的OSA-FETRON-VOLCANO前級、OSA-88P-GENERAL後級。內部採用大量的古典用料,並經過精準的篩選與配對。所有元件都經過儀器檢測、左右配對。更重要的是聲音表現必須通過陶老闆親耳聆聽檢驗,才能定案。因為只要您有跟現場的陶老闆聊過,就會知道他非常知道自己要追求什麼聲音特性,為了要完整呈現出心中追求的極致之聲,對於自家管機內部元件的選用,當然必須要嚴格篩選,完全是發燒職人的精神。



在房間另一角,還有最新的MR EMP Grande喇叭,其特殊之處,在於就原廠的設定,這對喇叭就是要完整貼近牆面,才能真正釋放出它原訂的超強聲音能量與龐大音場。


但請別以為EMP Grande是完全不符合邏輯的設定。其這目前這款喇已經是原廠的第三代產品,最早的第一代EMP早在三十年前(1992年)就已經推出,而EMP即是法文「平面喇叭(Enceinte Murale Plate)」的縮寫,並在2007年推出配備鋁帶高音單體的第二代EMP2。而今年展出的為原廠推出的第三代版本,除了改採AST氣動式高音單體之外,整體設計幾乎全部翻新。



但只要深論喇叭究竟應該離牆多遠,您就會發現許多時候,其實將喇叭盡量貼近後牆,才是 聆聽空間中低頻駐波最輕微的擺位地點,包括透過空間軟體測試喇叭擺位,會發現當喇叭離 後牆不到一公尺以內,通常是皇帝位上中低頻峰值最平順的地方。而這對喇叭就是完全將貼 牆擺位這點的優勢完全放大。它的障板很寬,但是箱體深度只有12公分,由於只能靠牆擺放,因此沒辦法自己站立,如果拉離後牆,喇叭會往後傾倒。因此原廠在箱體背板上方有兩個小橡膠墊,必須靠著後牆,構成除了底座之外的第二個支撐點,這對喇叭才能穩穩站立。



你看,這麼完全貼近牆面的設計,已經逼近無限障板狀態,全頻段聲波能量會被牆面反射向 前擴散,可提升整體大約6dB的能量,等於是藉由牆面提升發聲效率,透過一只6吋的低音單 體,就能展現龐大的聲音能量。另外,這對喇叭也同樣採用自家的三角形傳輸式結構,箱內 「區分為三個三角形的腔室,單體背波分別經由箱體兩側的開口釋放,這兩個開口的低頻調校 「頻率各不相同,可以充分利用有限箱內容積,釋放最大動態與最多的低頻量感。如果您也對 這樣獨特的MR喇叭有興趣,週末請務必前來惠樺的房間一探究竟。



現場跟老闆聊到,他告訴我,有時候惠樺管機的型號沒改,但内中的材料其實都會慢慢升

級。例如圖中的Oriole Sound OSA-88-1BV MK3真空管機,雖然型號沒變,但老闆已經將變壓器機殼材料改為剛性更好的材料,不僅剛性提升,可避免振動,對於整體的音質表現也有優化效果,非常用心。【全文輯錄自「普洛影音網」】